關于我們| 聯系我們| 收藏本站| 本站地圖 歡迎來到廣州浩城商務咨詢有限公司!專業提供收賬、要賬、收數、收債、討債等服務!

收數咨詢熱線:18702098858

首創0風險討債模式.不成功,不收費
誠信、高效、守法、迅捷、專業、保密

熱門關鍵詞:廣州收數公司    廣州收賬公司    廣州要賬公司    廣州討債公司    廣州收債公司

廣州收數
?

聯系我們

隆云
咨詢電話:

QQ:

郵箱:

地址:

?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公司動態 >

全通教育虛假減持事發 實際控制人虧損或超2100萬元

來源:廣州浩城商務咨詢有限公司 作者:haochenghoutai 發布時間:2017-08-21 11:34:58 已被瀏覽 9

  全通教育8月18日公告稱,廣東證監局8月17日向其實控人陳熾昌、林小雅下發處罰決定,因減持時隱瞞股份代持,違反相關法律法規,決定責令二人改正,并給予警告、罰款60萬元的處罰。此前的7月21日,因涉嫌信披違法違規,陳熾昌、林小雅已被證監會立案調查。
 
  看似隱秘的減持式代持,并未能讓陳熾昌夫妻獲利。2017年2月,陳熾昌向自己控制的賬戶轉讓1100萬股,成交價1.8億元。第一財經記者查閱資料發現,這些股票可能有735萬股已在今年一季度脫手,至今尚有至少365萬股沒有賣出。已賣出部分成交價較轉讓時虧損近400萬元,加上可能仍然持有的,累計虧損估計或超過2100萬元。
 
  隨著全通教育從“股王”寶座跌落,其實際控制人的股權質押也面臨風險。公告顯示,7月24日、7月25日、7月26日,陳昌熾累計將所持2480萬股補充質押。目前,其直接持有的股份,已有80.04%處于質押狀態。
 
  減持式代持事發
 
  全通教育公告顯示,廣東證監局此次做出處罰決定前,因涉嫌信披違法違規,陳熾昌、林小雅已于7月21日被證監會立案調查。而被監管調查、處罰的禍因,皆因陳熾昌、林小雅夫妻2017年2月減持時隱瞞股份代持。
 
  根據全通教育今年2月10日披露,陳熾昌、林小雅計劃,在公告后三個交易日后的六個月內,合計減持該公司3.79%的股份。此后,兩人在2月16日、2月17日,通過大宗交易分別減持495萬股、1100萬股,占該公司總股本的0.79%、1.74%。
 
  陳熾昌、林小雅遭到處罰,問題正是出在陳熾昌的減持上。根據廣東證監局調查,2月17日,陳熾昌以大宗交易的方式,向許某證券賬戶轉讓全通教育1110萬股,比公開披露數據多出10萬股。而接盤的許某賬戶,實際由陳熾昌、林小雅控制使用,資金亦由兩人提供。
 
  廣東證監局認為,該賬戶持有的1100萬股全通教育股票,實際上是為陳熾昌、林小雅代持,陳熾昌向許某賬戶轉讓上述股份,不構成真實減持。向上市公司報送的陳熾昌減持1100萬股與事實不符,導致全通教育信披存在虛假記載。
 
  “利用減持式代持,可以避免二級市場價格波動,幫大股東名義上先‘出貨’,等風頭過去后,可以賣個更好的價錢。”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說,這種方式也屬于過橋減持的一種,但以往大多是大宗交易商接盤。股東自賣自買的情況也有,但是很少見。
 
  然而,2017年5月減持新規出臺前,大宗交易是上市公司大股東減持的主要通道。不過,通過大宗交易商接盤的方式減持,對上市公司股東也有不利之處,雖然可以避免股價波動,但轉讓時股價要打折扣,而且轉讓后股價上漲的收益,也歸大宗交易商所有。
 
  陳熾昌夫妻上述自賣自買的減持,價格上并無優勢。根據全通教育2月20日披露,林小雅、陳熾昌的減持均價分別為16.64元、16.92元。而在這兩個交易日,其最高價分別為18.42元、18.59元。相較于最高價,陳熾昌夫妻的減持價,分別折價1.78元、1.67元,折價率分別達到9.7%、9.1%左右。
 
  深圳某私募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分析,今年大宗交易一般都是九八折,全通教育上述轉讓價相對較低。但由于是“自賣自買”,較低的價格對應著更低的成本,不僅避免了股價波動,而且轉讓時也不用打折。如果賣出時股價高于轉讓價,還能獲得更多超額收益。如此一來,轉讓折扣部分、股價上漲收益都歸減持方所有,套現效果遠超大宗交易商過橋的方式。
 
  “如果股票實際持有人沒變,其實可以定義為虛假交易。名義上是減持,實際上是增持。”上述深圳私募人士說,從全通教育的情況來看,更像是增持的反向操作。通過這種手段,可以達到活躍交易,推動價格上漲,進而實現股價維穩,或拉高出貨的目的。
 
  但上述私募人士認為,在減持新規出臺前,大宗交易過橋減持、代持,本來是大股東減持的常見做法,監管對此也沒有明確規定。全通教育大股東通過自己實際控制的賬戶,代持減持股份,雖然與常見做法不同,此類做法未來是否合規,仍需要討論,并在監管上予以明確。“從監管處罰來看,主要是隱瞞了代持,也就是信披問題,而不是這種行為本身。”
 
  累計虧損或超2100萬元
 
  在8月18日的公告中,陳熾昌夫妻利用控制“許某”賬戶接盤后,相關股份如何處理,目前是否仍然持有,全通教育并未進行說明。
 
  全通教育前十大股東名單中,始終沒有出現與“許某”賬戶相關的身影。2017年一季報顯示,截至今年3月底,全通教育的前十大股東、前十大流通股股東中,持股數量最少的分別為875萬股、276萬股,其中并未出現許姓相關的自然人股東。
 
  自2017年2月16日開始,全通教育頻繁出現在深交所大宗交易名單中。截至3月31日,全通教育共有10次大宗交易。權益類協議大宗交易記錄顯示,林小雅、陳熾昌2月16日、17日賣出時,買方營業部為國信證券(13.720, 0.00, 0.00%)分公司,國元證券(13.320, 0.19, 1.45%)中山體育路營業部,成交金額為8236萬元、1.86億元。
 
  根據交易記錄,此后的2月20日至3月28日,國元證券中山體育路營業部4次在全通教育交易中出現。2月20日該營業部分3次,全部以16.22元的價格,共計賣出110萬股、165萬股、400萬股,成交額1784萬元、2676萬元、6488萬元,而買方席位額同樣來自該營業部。3月28日,該營業部再次賣出60萬股,成交價為16.98元,成交額1018萬元。
 
  這意味著,通過“許某”賬戶,大多數減持的股份已經脫手。按照上述數據測算,“許某”賬戶接盤后共計賣出735萬股,成交額共計約1.2億元,可能至少尚有265萬股未能脫手。不過,該賬戶卻未能在全通教育高點套現。
 
  全通教育的走勢,與上述分析基本吻合。陳熾昌、林小雅減持后,全通教育股價基本沒有下跌,而且出現較大漲幅。2月20日到2月23日4個交易日里,全通教育從前一個交易日收盤價的18.02元,漲到最高的20.79元,最高累計上漲2.77元,最高漲幅超過15%。
 
  按實際成交價計算,上述代持式減持的1100萬股,均價為16.41元,低于陳熾昌轉讓價0.51元,共計虧損近400萬元。目前,全通教育股價徘徊于12元左右,如果剩余的265萬股尚未減持,市值約為3200萬元。加上已減持套現的1.2億元,陳熾昌轉讓的1100萬股,價值為1.64億元左右。相較于1.8億元的接盤價格,累計損失已達2100萬元以上。
 
  而國信證券席位接盤部分,也同樣如此。數據顯示,3月28日、29日,國信證券中山分公司的交易席位,分兩次以16.63元的價格,共計賣出240萬股。成交金額3990萬元,相比買入價虧損0.01元/股。但在此后,該營業部席位未再出現在大宗交易記錄中。若持有至今,虧損亦達1100萬元以上。
 
  股權質押面臨風險
 
  通過“許某”賬戶接盤的資金從何而來,以及減持的用途,也是全通教育實際控制人此番減持中的未解疑云。
 
  在2月10日的減持公告中,全通教育曾表示,其實際控制人減持,是擬與專業機構合作設立并購基金,用于投資對公司未來發展有積極作用的企業,將對公司的高速成長產生推動作用;擬投資未來成長性較好,但目前尚存在較高風險的企業,為該公司的發展做好戰略資源儲備,以及其他資金需求。
 
  但在減持之后,對于并購基金的設立、規模、運作等具體情況,全通教育至今并未披露。此前的2016年11月,全通教育曾以3000萬元資金,參與某產業基金出資。該基金首期募集2.5億元,全通教育占出資額的12%。
 
  而創業板踏上漫漫去泡沫之路后,在2015年5月13日售出467.57元/股(前復權84.75元/股)的最高價之后,全通教育也從“股王”寶座跌落,開始了持續下跌。截至8月18日,其收盤價為12.92元,較復權價下跌80%以上。
 
  而隨著股價一路下跌,陳熾昌的股權質押,也面臨著不小的風險。全通教育公告顯示,7月24日、7月25日,陳熾昌將所持1730萬股,補充質押給國信證券、中信建投證券。7月26日,又把750萬股補充質押給浦發銀行(12.480, -0.03, -0.24%)。截至當日,陳熾昌直接持有該公司1.99億股,占該公司總股本的31.44%;累計質押股份1.59億股,占其所持股份的80.04%、公司總股本的25.16%。
 
  此外,截至6月30日,陳熾昌夫妻的一致行動人全鼎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5756萬股中,累計質押數已經達到4870萬股,僅剩886萬股沒有質押。一季報顯示,林小雅持有的股份中,也有1598萬股被質押,未質押的僅剩38萬股。
无码av高清毛片在线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新赏网